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随梦小说网 > 戏精重生:池少宠妻成瘾

第97章 无法挽回的后果

戏精重生:池少宠妻成瘾 | 作者:陌上纤舞 | 更新时间:2019-04-15 18:14:2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唐家贵小姐放开那个小师傅千灵殿之凰权霸夜都市超神宝树墨玉本佳人穿越水浒之西门大官人妻宦怪医圣手叶皓轩官路风月豪门盗情:她来自古代
  甄蕴玺被钳制的动弹不得,眼睁睁地看着针头扎进自己的手臂之中,冰凉的液体让她战栗不已,她的眼中尽是绝望。

  熟悉的感觉开始慢慢复苏,她知道这是什么药了,这一刻,简直比死还要可怕。

  然而更令她恐惧的是,身后的男人似乎并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她的身体渐渐软了下来,他却在她身后,抱着她,一动不动,像是在等待什么。

  她想推开他,但是她现在身体软的使不出一点力气,如果没有人进来的话,她恐怕就要主动献身了,这才是令她最无法接受的。

  她在他怀里慢慢地转过身,她的脑子开始混乱,他戴着黑色口罩,帽子压的很低,看不清模样,但是他的脸渐渐变成池漠洲那张脸,让她分不清面前的人到底是谁。

 △英姿的声音在外面骤然响起,“蕴玺?”

  似乎很遥远,她的脑中已然没了反应,抓着他的衣服往他怀里凑,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

  高跟鞋的声音由远及近,男人突然推开她,轻步走进里面。

  甄蕴玺顺着洗手池软软地滑到地上。

 △英姿走进来一看,不由吓了一跳,她跑过来蹲下身叫道:“蕴玺!”

  只见她面色潮红,面颊像是盛开着的桃花儿一般娇艳,联想到她和自己说过的事,荀英姿脑中有了猜测。

  一个黑色的身影从里面蹿出来,不等荀英姿反应过来,人影已经蹿了出去。

 △英姿没有盲目去追,她立刻让自己贴到池壁上,防止有人再来偷袭,摸出兜里的手机,给池漠洲打了过去。

  “喂?”池漠洲正在和张飞交待事情,接电话的时候并没有注意来电人是谁。

  “池少,蕴玺倒地,疑似中药,刚才有个黑衣男人跑出去了……”她还没说完,便目瞪口呆地看到池漠洲冲进来。

 △英姿立刻给他闪出位置。

  池漠洲看到甄蕴玺的脸,不用想也知道她是什么情况,最近她的状况在一点点地变好,所以根本就不可能突然变成这样。

  他二话不说地将人抱起来,她不安份地在他怀里扭动,他牢牢地把她的脸埋进自己的怀中,不让人窥视一二。

  原本池漠洲像风一样跑进洗手间就够令人侧目的了,现在甄蕴玺是被抱着出来的,就更令人好奇了。

  池漠洲抱着人迅速消失在大厅门口。

 △英姿淡定地从洗手间里走出来。

  有和她相熟的千金小姐走过来打探道:“英姿呀!池少这是怎么了?”

 △英姿笑笑说道:“池少早就不耐烦了,蕴玺想多陪你们一会儿的,池少直接把人掳走了。”说罢,她一脸抱歉的表情说道:“人家感情好,我也没办法。”

  众小姐们都是一脸羡慕嫉妒恨的表情。

  金风凌好容易暂时脱身,他微眯着眼睛看着甄蕴玺出来的方向,借口去洗手间,一个人向洗手间慢条斯理地走进去。

  大家都在外面说刚才的八卦,洗手间里静悄悄的,他放轻步子,闪身进了女卫生间,这里很干净,一览无余,他的目光平扫一圈,方才向下扫去,站在他这个位置,看到洗手池下面的缝隙中有一点点反光。

  他走过去蹲下,向里一瞧,剑眉微挑,站起身抽出一旁的纸巾垫着,将里面的注射器给摸了出来。

  他把注射器捏在手中,手插到兜里,若无其事地走出去。

  宴会厅里已经没有了林白的身影,一看到他出来,众位千金们都向他围了过来。

  但是金风凌一反刚才的风流倜傥和平易近人,整个人变得阴鸷起来,气势凌人。

  众位小姐们吓的立刻不敢再靠近,他轻易脱身离开。

  上了车,他将针管从兜里拿出来,思索片刻才吩咐道:“回京通!”

 △英姿提早结束了宴会,匆匆走到监控室问道:“怎么样?查到什么?”

  安保经理指着显示屏遗憾地说道:“只能拍到是个黑衣男子,可他伪装的太严实了,根本就拍不到脸。”

  “把有关他的视频都保存下来给我。”荀英姿说道。

 △英姿拿着U盘,坐电梯行至顶楼,她目光凝重,万万没想到甄蕴玺会在她家的酒店里出事,她就晚了一步,可就差这一步。

  张飞守在电梯门口,见到她,说了一句,“荀小姐,甄小姐现在不方便见您。”

  “我知道。”她拿出U盘递给他说:“这是那个黑衣男人的视频资料。”

  张飞看了一眼,犹豫了一下方才接过,说道:“好的,谢谢。”

 △英姿做律师,是个非常敏锐的人,她立刻意识到张飞的反应有些奇怪,她点下头,转身复又走进电梯。

  她仔细地分析着张飞的反应,并不殷切的表情证明凶手已经在他们手里或是他们知道是谁打的针,所以才不会积极寻找凶手。

  他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性,神情巨变,这个针,不会是池漠洲让人打的吧!为的是能够更好控制甄蕴玺,这一点都不奇怪,很是池漠洲的作风。

  一想到这里,她哪里都不想去,就在酒店里守着,她想在甄蕴玺清醒后立刻就去见她,问一问情况。

  金风凌坐车匆忙赶到京通市,没有回家,直接赶往金氏,金曾曜已经在那里等着。

  “药呢?”金曾曜迎过来问道。

  金风凌拿出盒子,将盒子递给工作人员,他坐到沙发上说道:“爸,现在任何消息都打探不出来,池漠洲那边的人嘴很紧。”

  在车上,他已经把事情和父亲说了。

  金曾曜也坐了下来,他靠在沙发上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说道:“这件事,很蹊跷啊!”

  过不多时,金丽茵手下的科研负责人走过来说道:“金董、金总,这个药的成分和金小姐最近研制重要课题的成分是一样的。”

  “什么?”金风凌猛地站起身。

  工作人员说道:“金小姐正在往这边赶,应该马上就到了。”

  金丽茵负责科研,所以金曾曜和金风凌要问科研的问题,工作人员自然会给她打电话。

  正说着,金丽茵匆匆走进门,她素面朝天,长发微乱,显然出来的很匆忙。

  金风凌看着她质问:“你最近研制的课题是什么内容?”

  金丽茵看向他,有些防备地问:“什么课题?”

  金曾曜叫了一句“风凌”。

  金风凌看向父亲,没有说话。

  金曾曜指指沙发说道:“坐下说。”

  金丽茵坐到沙发上,目光带着些许警惕。

  金曾曜简单解释道:“今晚甄蕴玺出事了,被人打了不明一针,你哥他拿回来针头,研究后发现那针里的成分和你目前正在重点研究的课题一样,所以我来问问你,这也是为了你的朋友好。”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她现在怎么样?”金丽茵猛地站起身,着急地看着父亲问道。

  金风凌说道:“她是被池漠洲给抱出去的,看起来应该不醒人事了。”

  “怎么可能?那个药根本就不会给人造成什么影响。”金丽茵一脸不相信地说道。

  金曾曜看着女儿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金丽茵犹豫了一下,说道:“药是当初池漠洲给我的,我要对付甄情,池漠洲也不知道怎么知道我要对付甄情的,给了我那种药,甄情用了之后,有欲望增强的反应,从而和那些人在一起,后来甄蕴玺告诉我说,那个药是目前池漠洲重点研制的药,如果我们金氏能够研制出来,可以大赚一笔,她让我在这个药上好好下功夫,但是我们研究了很久,也没发现这个药对别人有影响,从成分上来讲,虽然是神经类药物,但是应该对人体没有作用的,至于治什么病,那更不得而知。”

  金曾曜虽然是企业董事,可作为家族企业,他自然也是医药专业毕业的,他瞬间就想到一个问题,脱口而出,“个体差异。”

  金风凌也是聪明人,他也瞬间就想到关键之处,说道:“池漠洲用这个药控制甄蕴玺。”

  金丽茵倒吸一口冷气。

  太可怕了!

  金曾曜冷笑一声说道:“池漠洲够狠啊!这种事情都做的出来。”

  金风凌眸内闪过一丝阴狠的目光,说道:“我算是明白为什么甄蕴玺想选择我,最后又回头了,原来如此。”

  金丽茵震惊地问道:“蕴玺她她她……”

  太过于震惊,她都不知道该怎样表达了。

  金曾曜分析道:“我一直觉得奇怪,甄蕴玺并没有表现出对池漠洲感情有多深的样子,但她一直说她喜欢他,说的又像粉饰太平的样子,像甄蕴玺那样的女子,池漠洲给了她那么大的难堪,她不可能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现在一切都明白了。”

  “厉害!”金风凌心想池漠洲一直没绯闻,一出手就是个狠的,甄蕴玺碰上他,简直要多倒霉有多倒霉。

  金丽茵焦急地说:“爸,她是我的朋友,我不能不帮她。”

  金曾曜看向她说:“丽茵,她既然没和你说实话,证明她还没有完全信任你,这样吧!我建议你专门去找她一趟,把咱们家的计划告诉她,就说我会聘来全球最优秀的科研团队来研制这个药物的,我们金家就是她庞大的后盾,让她不要有心理压力。”

  金丽茵说的双目含泪,激动地说:“爸,谢谢您!”

  金风凌看了父亲一眼,招聘全球最优秀的科研团队,知道这得花多少钱吗?这么舍得,就算是让他娶个名门家的小姐,恐怕也花不了这么多钱吧!

  金丽茵一头钻进试验室,从今往后,她就盯紧这个课题了。

  金风凌看向父亲问:“爸,玩儿的大了点吧!”

  金曾曜看了一眼他说:“你爸我看人不会错的,你等着吧!就算将来甄蕴玺和你成不了,只要把她笼络住,相当于拿捏住了池漠洲。”

  “得了,他要是那么喜欢甄蕴玺,还会忍心给她用这样的药?”金风凌一点都不相信地说。

  金曾曜说道:“就算想用药控制她,也不会用这样的药,肯定一开始有什么误会,现在变成这样的局面,至于临床反应是怎样的,等丽茵得到她的信任,再详细问清楚。”

  说罢,他看向金风凌说道:“你明天就回东夏,注意一下甄蕴玺和池漠洲的反应。”

  “好。”金风凌应道。

  今夜的甄蕴玺,比任何时候都要疯狂,可池漠洲的心情,却比任何时候都要复杂,他的灵魂和身体是分开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药的次数打的多,药性维持的格外长,等她熟睡之时,已经凌晨了。

  池漠洲疲惫至极,却穿了衣服匆匆下地,开着车驶进黑夜中最黑暗的深处。

  偏僻的郊外路格外难走,性能极好的车子却开得飞快,不顾道路崎岖不平。

  在一个不起眼的别墅前停下车,他步伐匆匆地走进门,通过了两扇密码门之后,才下到地下。

  这里是一处设备十分齐全的私人试验室,一个男人坐在摇椅上,隐在暗处的脸神情稍显颓废,他声音冷佞道:“知道你下不了手,我帮你,这下她不可能离开你,不是很好吗?”

  池漠洲一言不发,走到他身边揪起他的领子便打了过去。

  男人挨了一拳,却并未还手,池漠洲再打第二拳的时候,男人开始防守,他一边阻挡风一般的拳头一边说:“你要是把我的试验搞烂,这辈子你都别想给她弄出解药来。”

  池漠洲扯着他的领子一路给拽到外面,就在月黑风高的院子里,沉闷的打斗声响起。

  即使这个男人身手不俗,可也被打的鼻青脸肿。

  一个小时后,天已经蒙蒙亮,两个男人坐在院子里的台阶上喘着气。

  疯狂医生笑了,他抬手抹了一下唇边的血迹,笑声狰狞,说道:“池漠洲,你变了,你真忘了咱们研制这个药到底为了什么?我一再提醒你,是为了治病而不是为了去研制什么解药。”

  “可是现在出了问题,你首先要研制解药,知道吗?”池漠洲盯着他说道。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那么好心呢?出了问题是好事,证明这个药是有用处的,你就应该把她放到我的手术床上,你偏偏舍不得,你要是爱她你去娶她呀!”男人冷嘲热讽,面目可恶。

  “你给我闭嘴!我的事情你不用管,现在你的任务,就是研制出解药,否则的话,别怪我真的停了你的资金。”池漠洲盯着他冷冷地说。

  “你停了我的资金,我看谁给你研制解药去!”男人也不甘示弱,冷冷地盯着他。

  池漠洲冷哼一声说道:“世界上的天才多的是,我有钱,什么人找不到?你以为就非你不可吗?”

  男人的脸终于变了些颜色。

  池漠洲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说:“如果你再碰她一下,小心我让你成为试验品!”

  男人眸光冷鸷,没有说话。

  池漠洲转身大步离开。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累的原因,甄蕴玺一个上午都没醒,池漠洲什么事都没干,就坐在床上神情复杂地看着她。

  快到晚上的时候,甄蕴玺才悠悠转醒。

  她茫然地睁开眼,一动就酸痛的身体,让她有些委屈地扁了扁嘴。

  “蕴玺。”他叫了一声。

  甄蕴玺看向他,神情依旧有些茫然,这一刻他突然间以为她失去记忆了。

  但是她神情转变得非常快,从床上坐起身不顾身体酸痛就向他打过去,一边打一边骂道:“你这个混蛋,为了控制我,又给我打针,你要毁我一辈子,要是这样,你干什么让我活着?干脆让我死了算了。”

  他也不躲,她的拳如数都砸到他身上,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看着她眼泪哗地流下来,他无比心疼。

  “蕴玺,不是我!”

  他还是出口解释道。

  “不是你是谁?别人拿的到那个药吗?到这个时候你还在骗我,你这个混蛋!”甄蕴玺完全是崩溃式打法,这一刻她真的是恨死这个男人了。

  他一把抱住她,他就算挥来挥去,也无处发挥她的拳头,他声音沉厚地说:“蕴玺,对不起,是我没保护好你。”

  “你这个混蛋,啊啊啊!”甄蕴玺以为她能够快点摆脱这个药了,但是这样突如其来的遭遇让她无法接受。

  她清晰地记着液体打进她身体的感觉,她当时绝望,现在依旧绝望。

 不管世界上发生多么惨绝人寰的事,生活依然会继续,哭过了、闹过了,发泄过后还是要面对现实。

  她推开池漠洲,鼻音浓重地说:“你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呆会儿。”

  “蕴玺,我不放心你一个人。”池漠洲生怕她会做出什么傻事,这个女人越发地让他不敢轻待。

  “那你让英姿来陪我,我现在不想看到你。”她将脸偏向一旁,不愿意看他。

  他沉默地站起身,向外走去。

 △英姿站在门口的不远处,他看到她,神情木然地说:“你进去吧!”

 △英姿从他身边走过,一言未发,走进了房间。

  甄蕴玺靠在床上,被子盖到胸部上面,露出精致的锁骨还有上面明显的、令人脸红的痕迹,她神情怔忡,呆呆地盯着某处出神。

 △英姿想哭,可是她又强自忍谆能哭,现在她很清楚,蕴玺要的并不是同情和眼泪。

  她深吸一口气,坐到床边看着她问:“是他做的吗?”

  “是不是他做的又有什么区别呢?”甄蕴玺轻轻地嗤道。

  事情已经变成这样,是不是池漠洲做的,真的没有什么区别了。

  如果她可以顺利摆脱这个药,那么她必定不会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他折毁了她全部的骄傲,让她像个女支女一样地活着!

  “你想我怎么做?”荀英姿看着她,目光坚毅。

  甄蕴玺偏过头看她说道:“仍旧按照我们的目标去做,我们现在已经有了好的开端,坚持做下去。”

 △英姿知道现在并不是道歉的时候,她还是说道:“蕴玺,对不起。”

  如果不是因为她安排了宴会,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一直在自责。

  甄蕴玺的手向她摸去,轻轻地搭在她的手上说:“道什么歉呢?没有这次还有下次,他在暗,我总是防不胜防的。”

 △英姿沉默了一下说道:“丽茵想过来。”

  “让她过来吧!”甄蕴玺已经不指望她从池漠洲的身上拿到解药,因为她看出来了,池漠洲想这样捆着她一辈子,真是个狠心且心肠龌龊的女人,所以她必须要和金丽茵深谈一次,她可以把她的事情都说出来,她甚至可以出钱,希望金家能够帮她研制出解药。

  甄蕴玺捏了捏她的手说道:“我没事,这点事情还不至于把我打倒,无非就是事情又回到了起点罢了,英姿,我们还有我们更重要的事情,一起努力、一起去摆脱这一切!”

 △英姿点点头,终于忍不住掉下泪来。

  甄蕴玺没有清醒多久便又精神不支,荀英姿看着她进入梦乡,抹了一把脸上的泪,站起身走出门。

  池漠洲走过来挡在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睨着她问:“她说什么?”

 △英姿面无表情地说:“她说她恨你。”

  池漠洲身形一僵,站在原地一言不发,仿佛定住一般。

 △英姿绕过他,快步离开。

  她还不够努力,还不够拼命,如果她足够强大,谁还敢这样对她最好的朋友?

  睡梦中总是能让人暂时忘却烦恼,荀英姿埋在桌前奋笔疾书,甄蕴玺躺在床上睡的不能自己,池漠洲守在她的身边,又是一个不眠之夜,金丽茵连夜从京通赶往东夏。

  池漠洲一夜都没怎么合眼,盯着她的反应,生怕这个药给她带来不良反应。

  第二天一早,甄蕴玺早早的就起了,池漠洲看着她,声音沙哑,问她,“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

  甄蕴玺轻轻摇头道:“没事,挺好的。”

  休息够了,她只觉得精力充沛。

  看她一副已经恢复正常的样子,他心沉的更厉害,忍不住抓过她的手说:“蕴玺,对不起,我一定给你把解药研制出来。”

  甄蕴玺垂着眸,轻轻地说:“我没有什么对不起你的,一切都凭你的良心吧!”

  两人相对无言地回到凤华池,池漠洲拉着她走到衣帽间门口,为她打开门说:“送你的礼物,看看喜欢吗?”

  他记得送她衣服时,她那股兴奋劲儿,现在他这么做,多少有种想哄她开心的意思。

  一屋子的DK摆的哪里都是,可她已经不兴奋了,因为她认识设计师。

  她牵强地扯了扯唇角,说了一句:“喜欢。”

  很平淡,从语气到神态,没有一点喜欢的意思。

  池漠洲的心情暴躁无比,他生生地忍着,站在门口沉默。

  甄蕴玺看向他说:“你去工作吧!前一段时间你也很累,刚好这几天我没有需要,我们都歇歇,你放心,我没事,我还有工作要做。”

  在她难过的时刻,他希望陪在她身边,可偏偏造成这一切的是他,这令他难堪极了。

  他沉默地点了点头,放开她的手,转身离开。

  甄蕴玺讥诮地勾了勾唇角,将自己收拾干净坐车去公司。

  金丽茵已经在公司等她了,一看到她,便站起身,望着她,欲言又止。

  她看到的甄蕴玺,比任何时候都光彩照人,根本没看出发生过什么事。

  甄蕴玺将包扔到一边,坐到沙发上,撩起长发看向她问:“你知道什么了?”

  如果没事,显然她不会急匆匆的跑来。

  金丽茵坐下,身子笔直,看着她说:“我哥找到洗手间里的针管,连夜赶回京通化验,结果发现针管里药的成分,和我研究的一样,所以他们猜测,池漠洲用那个药控制你。”

  甄蕴玺沉默片刻,说道:“他们猜的没错。”

  事到如今,再遮掩已经没有意义,更何况她还想依靠金家给自己一个希望。

  金丽茵看着她一脸同情,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啊!”

  甄蕴玺简单地将事情从最开始的车祸说了一遍,然后说道:“就是这么阴差阳差,明明我已经看到希望了,谁知道会变成这样,我不能离开池漠洲,一方面因为解药,另一方面,我总不能再找个男人吧!那样我成什么了?”

  她现在离不开男人,跟池漠洲总比和别人要让她不那么难堪。

  金丽茵此刻认为自己真是太幸福了,任何一个女人遇到像甄蕴玺那样的事,恐怕都想去死吧!虽然对象是池少,但是谁又愿意沦为男人的金丝雀呢?一点人格都没有了,女人生来并不是供男人玩弄的!

  她忍不住说道:“蕴玺,你知道我爸爸他一直很看重你,这次他猜测到你的事情,让我过来确认,他已经决定聘请世界上最优秀的专业人才,组建一个团队,为你专门研制解药。”

  甄蕴玺重重一怔,她看着金丽茵,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金氏风格并不在科研,而是在销售,她在认真了解后才发现这一点的,金氏生产的药都是普通用药,什么六味地黄丸之类的,哪家药厂都能生产,金氏在广告投入上非常下成本,所以人家的药不愁卖,为此就不会投太多的科研基金,毕竟你不能保证真的可以研究出什么能卖大钱的新药是不是?所以这笔钱用在广告费上,回报率更高、更稳妥。

  现在金家要为她来建世界一流科研团队,这是非常烧钱的,甄蕴玺知道她自己那点钱,恐怕扔到里面一个月都支撑不到,还不能保证就可以研制出有用的解药,所以这根本不符合商人逐利的特性。

  她是为金家赢得一块地,但是这点小恩胁惠并不足以让金家为她这么下血本。

  她艰难地说:“丽茵,为了我……没必要这样。”

  明明知道这是她的希望,可她还是拒绝了,这么大的人情,让她怎么能承受得起?

  金丽茵安慰道:“蕴玺,你要往好处想,或许我们金家能就此转型也说不定呢!”

  “好吧!”甄蕴玺松了口气说道:“那我希望我能往这个项目里投钱。”

  她总不能让金家全部出这些钱,那样时间长了就会将人家对她的那点好感磨没。

  只要她答应下来就好,剩下的事情可以以后再说,于是金丽茵说道:“那你说说,你的临床反应是怎样的,还有,我需要抽你一点血。”

  这些甄蕴玺都能理解,她点点头,和金丽茵详细说了起来。

  金丽茵做好记录,没敢耽搁,带着甄蕴玺的血样匆匆赶回京通,她一定要为好友做些什么。

  中午,一向就在公司吃盒饭的荀英姿约甄蕴玺一起在外面吃午餐。

  甄蕴玺吃的不多,吃相很斯文,荀英姿知道,这是没胃口的表现,她终于忍不住问道:“蕴玺,对池漠洲那边,你打算怎么办?”

  甄蕴玺想都没想,轻叹了一声气说道:“之前真是我大意了。”

 △英姿看向她,一脸询问的表情。

  甄蕴玺叹气说道:“他不止一次问过我将来会不会离开他,我答的太随意,我是真的没想到他动了想控制我这个念头。”

  “你说这次的事真是他做的?”荀英姿惊问。

  “是不是的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了,但他肯定这样想过,如果有那么一天我想离开他,相信不用别人动手,他也会亲自动手的。”甄蕴玺冷哼一声,将手中的刀叉放下。

  “总要想个办法吧!”荀英姿看着她。

  对待男人这方面,甄蕴玺比她有办法的多。

  甄蕴玺看向窗外怔怔地说:“放心吧!我不会坐以待毙的,现在突然转变态度有些牵强,等这件事完全过去,我想我会麻痹他,依赖他,让他有种错觉我已经爱上他,不会再离开他。”

  虽然现在不幸的是甄蕴玺,可此刻荀英姿却在深深同情池漠洲,能够预想到池少将来会有多惨,但这是自己作来的,让人不值得同情。

  一整天,池漠洲工作的都有些心不在焉,和以往的发脾气不同,谁工作出了差错,他并没有大发雷霆,而是用一种瘮人的目光深沉地看着他,着实把人吓的不轻。

  张飞也很无奈,但是他也害怕啊!别人还能躲一躲,他根本就躲不了。

  下班的时候,池漠洲坐在车里一言不发。

  张飞也不知道他要去哪儿,所以一时间没有发动车子。

  池漠洲仿佛在车里出神,半晌才问:“甄小姐今天在忙什么?”

  张飞立刻说道:“甄小姐在忙工作。”

  “去她公司吧!”池漠洲说了一句。

  其实他有点害怕看到她冷漠的眼神,但是他又不放心她,所以还是打算去她公司接她,就算冷漠他也认了。

  她的公司很安静,大家各忙各的,有条不紊。

  池漠洲走进她的办公室,她正坐在窗前画着设计图。

  她看了他一眼,复又回过头继续画图,说道:“今晚我想加班。”

  “那我陪你?”池漠洲问她。

  “不必了。”她放下画笔看向他说:“你不用担心我会离开你,毕竟我现在根本就无法离开你,再过些日子,不用你来找我,我自己就会去找你了。”

  池漠洲表情有些压抑,看着她说:“蕴玺,你不要这样。”

  “那我要怎样?现在我变成这副模样,是谁害的?”甄蕴玺看向他犀利地问了一句,复又说道:“好了,我不想和你吵架,事已至此,再怎么闹也没用,我是认真的,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在一起,现在我只想好好工作,毕竟新店刚开业,生意又这么好,所以我想这段时间住在公司里。”

  “不行!”他想都没想全拒绝了她。

 不管发生什么事,她想分居,那绝对不可能。

  “好,那下了班我会回去的。”甄蕴玺又伏在案前说道:“你去忙你的吧!”

  池漠洲鼻息沉沉,站在门口看了她半晌,她没有要回头的意思,他转身大步离开。

  甄蕴玺知道他走了,鼻间发出一声冷哼,继续她的工作。

  店铺里一大部分衣服都卖没了,新店刚开业就没商品可卖,这哪里能行?所以现在公司上下都在忙碌,根本顾不得什么闲事。

  池漠洲一个人回到凤华池,阿颂站在门口奇怪地看了一眼车子,怎么甄蕴玺没回来?

  他身上的气压极低,阿颂心里猜测两人大概是吵架了,她心中暗喜,见他直接走进书房,她才敢偷跑出去小声问张飞,“池少脸色好难看,是不是和甄小姐吵架了?”

  张飞点点头,是甄小姐和池少吵架,反正也没什么差别,就没开口解释。

  阿颂心花怒放,总算等到池少厌了甄蕴玺,但是基于前面被骂的经验,她并没有冒失,晚饭还是按池少的要求准备的。

  到了晚餐时间,甄蕴玺还是没有回来,池漠洲一个人坐在餐桌上安静地用饭,沉默内敛。

  吃过晚餐,池漠洲便回书房工作。

  甄蕴玺很晚才回来,回来之后便洗漱睡觉了。

  池漠洲躺到她的另一侧,她没有说话,闭上眼迅速进入梦乡。

  一天的工作,多少有点自虐的意思,但是她却很享受,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认为自己是有希望的。

  家里的气氛很奇怪,早晨甄蕴玺吃过早餐便离开了,池漠洲也没有送她,自己去工地。

  第二天晚上,甄蕴玺仍旧没有和池漠洲一起回来,阿颂为求稳妥,只端了池少爱吃的菜,甄蕴玺的菜在厨房放着。

  池漠洲没有发脾气,似乎根本没注意今天吃的是什么,就算现在给他珍馐,他也会味同嚼蜡。

  这天晚上甄蕴玺依旧回来的很晚,两人依旧相敬如冰。

  阿颂几乎可以认定,他们之间绝对出现问题,如果是以前,甄蕴玺生气,他早就去哄了,现在池少不愿意哄人,就已经说明池少也厌烦了甄蕴玺。

 、且早晨的时候,阿颂就没上甄蕴玺爱吃的早餐,池少根本就没说什么。

  甄蕴玺现在根本顾不得挑食,池漠洲的心思则没在这上面。

  于是当天晚上,阿颂决定开始行动。

  但是池漠洲并没回来吃晚餐,他也在加班。

  一个人在家,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习惯了她吵吵闹闹、不依不饶,现在总觉得空落落的,与其在家呆着不舒服,倒不如用工作来麻痹自己。

  他没去接她,但也没想比她晚回家,所以按照她的时间先一步到家,然而进家门之后,他看到林筱竟然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

  “你怎么在这儿?”池漠洲冷冷地看着她问。

  林筱有些局促地站起身,叫道:“漠洲哥,我有点事想和你说。”

  “有什么事现在说吧!说完赶紧走。”池漠洲站在门口,目光清冷。

  林筱走到他面前,还未说话,泪就先掉下来,池漠洲没什么心情看女人在他面前哭,他刚想出言训斥,林筱突然伸出手抱住他。

  他神情微愣,刚想把人推开,便听到身后甄蕴玺讥诮的声音,“我是不是该主动一点儿,现在就搬出去?”

  听到这句话,阿颂的心里无比激动。
戏精重生:池少宠妻成瘾最新章节http://www.suimeng.cc/xijingzhongsheng_chishaochongqichengyi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鬼传奇再生异世无限之园不要欺负我好吗剑阁仙侠传乡村教师出售未来作茧自缚:总裁请放过超级智商恋人万界临时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