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随梦小说网 >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二百零七章 相见

重生之将门毒后 | 作者:千山茶客 | 更新时间:2019-05-29 02:59:4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我的傻白甜老婆赘婿当道摄政王的医品狂妃诡秘之主灵剑尊吾欲成凰都市极品医神甜妻在上:墨少别乱来全球高武爱你,是我的地老天荒
  季夫人笑着道:“这位姑娘便是拿出那药草来的李楣姑娘。”

  沈妙死死盯着她。

  楣夫人之所以能在后宫之中得宠那么多年,一个傅盛也得以站稳新太子之位,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哪个是省油的灯,傅修宜偏独宠她一个,她便不是普通的女人能对付的了的。比她美貌的没有她聪明,比她聪明的却没有她美貌,该进的时候进,该退的时候退,明明满腹心机算计到底,却总给人一种率性而为的感觉。骄狂却又谨守着自己的分寸,有美貌,却又懂得自己何时才是最美的姿态。后宫中的妃嫔曾经背地里议论,若是她想,这天下的男人,没有哪个不会臣服在她的裙下。

  就譬如此刻,她在这个时候进来,穿着沈妙的衣裳,便是那只是一件端庄的,甚至有几分保守的衣裳,也被她穿的活色生香,自然而然的,衬托的沈妙更加狼狈。

  楣夫人有一双极其妩媚的眼睛,像是午后初睡醒的猫儿,带着漫不经心的慵懒。沈妙盯着她的目光太过异样,让她也忍不住看了沈妙一眼,颇为讶异的,却又恰到好处的在一个不会失礼的点上。

  她这点子讶异却被离得最近的季夫人和季羽书捕捉到了,二人同时看向沈妙,但见沈妙的眼神,皆是一怔。可是下一秒,沈妙低了低头,再抬起头来是,却又换了一副微笑神情,仿佛那些皆是错觉一般。

  “是个齐整人儿。”沈妙轻声道。

  唐叔也忍不住皱了皱眉,沈妙这话说的,倒像是宫里、不,那些宅门里的正室看初进门的妾室那般挑剔和轻蔑一般。可沈妙并不是一个会无理取闹的人,连那卢婉儿的事情都没放在心上,又怎么会敏感到和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拈酸吃醋?

  罗潭却在心里感叹,之前唐叔说那一对姐弟生的也是很出挑的,她见了李恪还觉得不以为然,觉得顶多就算的上看得过眼,待看见这李楣才晓得出挑是什么感觉。罗潭一直觉得在认识的女子中,最为独特的就是沈妙了,撇开容貌不谈,沈妙骨子里的端庄大气,是任何女子都要羡慕不来的美丽。这李楣却是截然不同的感觉,如果说沈妙是盛开的大朵大朵的繁盛牡丹,花中之王,这女子便是罂粟,有着极强的诱惑,妩媚,艳丽,还有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仿佛邪恶般的美貌。

  沈妙道:“李姑娘是大凉人么?”

  “正是。”李楣又诧异的看了一眼沈妙,笑了:“只是刚来陇邺。”

  “李姑娘和李兄弟是钦州人。”季夫人笑道:“初来乍到陇邺,就在城门口揭了榜,救了景行一条性命。”

  “初来乍到就揭了榜?”沈妙似笑非笑的看着李楣:“这应当是说殿下好运呢?还是说李姑娘好运?”

  这下子,屋中人几乎都能听出沈妙的敌意了。李楣也怔住,李恪上前一步,笑着冲沈妙作了个揖:“既然亲王殿下也无碍,在下和姐姐也就先走一步,这些日子在府里多有叨扰,得罪了。”

  这李恪的话不卑不亢,倒像是听了沈妙的话,因着自尊心而一时愤概做出的行为。季夫人愣了愣,都来不及问沈妙究竟是怎么回事,下意识的就要揽住李恪和李楣,道:“说什么叨扰,你救了景行的命,怎么还能说得罪了,论起来,我们还没有报答……。”

  李楣却是笑着开口:“季夫人,之前便也与您说过了,来这儿揭榜,实在是因为偶然,当时也没有想太多。这药草是来解毒救人命的,我们姐弟二人没有用它,拿着也是白白拿着,能救人的东西,自然是要拿来救人。这只能算是这药草和亲王殿下有缘,其余的,却不能多说了。”

  厅中其他夫人听着又是一阵啧啧称奇,模样长得漂亮,性子又好,难得大方又不贪慕权势。瞧着的确是很不错的人,反观沈妙,莫名其妙上来就刁难人家,太没有做睿亲王妃的气度了。

  李楣又看向沈妙,语带歉意的道:“只是这身衣裳,方才民女弄脏了衣裳,才穿了王妃的衣裳,还请王妃不要介意,民女洗干净了,一定会亲自还给王妃,不会有一丝穿过的痕迹。”

  沈妙定定的看着她。

  沈妙见过楣夫人的时候,那是她从秦国回到明齐后了,宫中多了许多嫔妃是她早已料到的事实,但是诞下儿子的,却只有楣夫人一个。起初她不相信傅修宜那样冷峻的性子能对一个女人有多宠爱,后来亲眼见到了,却是不得不承认。

  楣夫人深得傅修宜宠爱,所以一开始面对沈妙的时候,就从来没有低过头,便是低头,也是假意的、敷衍的、让人没有一丝快乐的低头。就算沈妙作为皇后,在后宫之中,似乎楣夫人也要高于她一头,就像傅盛永远比傅明得宠。

  而眼下,那一位总是轻轻抬着下巴,风情万种的,看着她充满嘲笑的女人却以一个谦卑的姿态,自称“民女”,称她为“王妃”。

  世界何其之大,大到人的一生都可以重来两次,世界何其之小,小到过了两世,居然还可以再遇到前生的仇人。

  李楣见沈妙没有回答,有些赧然,微笑着就要拉着李恪走,季夫人想要劝住,可是睿亲王府到底是沈妙才是主母,她是没有理由越过沈妙拿主意的。

  “慢着。”沈妙突然开口。

  李恪和李楣一愣,二人转过头来,却见沈妙笑的温和如水,她道:“既然救了殿下一命,就是整个睿亲王府的恩人。两位这就离开,岂不是要让睿亲王府被人戳脊梁骨,说是性子凉薄?”

  “这怎么能说是王府性子凉薄呢。”李楣摇头,笑道:“这是我们的主意。”

  “总得等殿下好全了再走吧。”沈妙微微一笑:“不然,半途而废的事情,亲王府可承担不起。”

  这话中的意思却是有些怀疑在里面,如果那株传说中的传下来的药草其实是假的,过几日谢景行又旧病复发,到时候上哪儿找人去?

  季夫人和季羽书有些尴尬,沈妙也不是咄咄逼人的人,怎么就面对这对姐弟如此严苛呢?人家是救命恩人,再如何总归也不能用这种态度,就算心里有猜疑,也没必要说出来。

  可是沈妙却知道,这姐弟二人也许不会因为亲王府的感谢而留下,却一定会因为亲王府的怀疑而停留。

  因为他们的人生,就是做尽了坏事都要留下一个美名,不容许自己有一个污点的人,怎么能平白无故的任人泼上一盆脏水在身上呢?

  果然,此话一出,李恪便面露愤概之意,他道:“放心,我们一定会在这里,亲眼目睹亲王殿下好起来的!”

  沈妙微笑:“那便好,亲王府欠你们这样一份‘恩情’,若是不留下来,我们怎好‘报答’呢。”

  她一会儿怀疑,一会儿又说报答,这样模棱两可的态度倒是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了。李楣若有所思的瞧着她,沈妙注意到她的目光,便又笑道:“我还有些事情,便不在此奉陪各位了。”又对季夫人道:“姨母替我找带着各位夫人便好。”作势要走,忽而又想起了什么,在李楣面前停下脚步,笑道:“这衣裳我看着也是怪衬你的,倒像是本就是为你做的一般,既然合身,也不必脱下来还我,就当是我送你便是。”

  沈妙说的是送衣服,到又不像是送衣服,仿佛是在恩赐个什么东西一般,饶是唐叔自来圆滑,今日都被沈妙莫名的举动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直到沈妙走后,才看向罗潭。

  罗潭吐了吐舌头:“别问我,我也不知道。”转身也跟着走了。

  季夫人有些惭愧的看着李楣和李恪:“王妃这些日子都操心着亲王的病情,大约是有些敏感,还望你们二人多多担待一些。”

  “拳拳之心,自然可以了解。”李楣微笑。

  “那我们先到里头说罢。”季夫人笑道。

  季羽书也看向李恪,犹豫了一下,道:“李兄,请。”

  沈妙回到屋里,惊蛰谷雨看见她回来,先是惊喜的迎了上去,道:“夫人,您可算回来了!这些日子奴婢们都焦心急了,只怕您有什么不好。”

  待看清楚沈妙一身狼狈,二人又不约而同的愣住,惊蛰问:“夫人……。这是怎么一回事?是不是受什么委屈了?”

  沈妙衣裳脏污蓬乱,而且神情难看的出奇,仔细看去,似乎还有几分失魂落魄之感,倒像是受了什么巨大的打击。

  还是谷雨机灵,道:“夫人,奴婢先去给您放些水,您先洗洗身子,再喝碗热粥,左右殿下已经无事了,您休息好了之后,再慢慢的想事情也不迟。”又拉了惊蛰,去给沈妙放热水去了。

  热水放好后,沈妙打发走两人,自己坐在木桶里,那水温温热热正好,这会儿沈妙却觉得凉如冰雪。

  楣夫人怎么会出现在大凉呢?又怎么会阴差阳错的成了谢景行的救命恩人?她忍得千辛万苦才没有在乍见楣夫人一面之下就将她杀了,也是因为这是睿亲王府,她根本无法解释自己的举动。

  可是再怎么忍,今日她有些异样的模样还是落在了众人眼中,旁人会怎么想她,都不得而知。只怕这些人这会儿都在心中猜疑,她是善妒还是怎么的,可是沈妙更想要弄清楚,楣夫人怎么会来大凉?

  前生沈妙去秦国做人质,回来的时候楣夫人已经进宫了。听闻说楣夫人是傅修宜东征途中遇到的臣子女儿,可如今傅修宜尚未东征,自然是无法遇到楣夫人的,而楣夫人眼下却到了大凉。

  难道前生楣夫人也到了大凉?按照这个时间来算,楣夫人还未遇见傅修宜,就已经提前遇到了谢景行?

  那楣夫人最后为什么又会成为傅修宜的宠妃,为什么会到了明齐……莫非,这也是谢景行的意思么?沈妙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前生她和谢景行是没有相遇的,更没有随着谢景行来到陇邺。谢景行也没有来到明齐的朝贡宴,沈妙是傅修宜的妻子,而谢景行在陇邺也如现在一般昏迷不醒,路过的楣夫人姐弟救了他,接下来他们至少应当不是敌对的关系……那如果楣夫人本来就是大凉人,最后却成了明齐皇帝的宠妃,莫非,她也是探子么?

  就像谢景行明明是大凉的亲王,却在明齐的定京里成为临安侯府的小侯爷一样。楣夫人难道是大凉派过去的探子?

  可这样的话,楣夫人也没必要为傅修宜生下傅盛,最后还立傅盛做了太子。

  她的眉头越蹙越紧,然而比起来,最让她觉得可怕的,就是前生楣夫人和谢景行究竟是不是盟友的关系。如果前生楣夫人是大凉皇室派去明齐的人,不管怎么说,沈妙最后落得的这个下场,都和大凉皇室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永远没法挽回的傅明和婉瑜,那她和谢景行之间又该如何自处?

  兀自想的出神,沈妙竟是连木桶里的水什么时候冷了都不知道。还是惊蛰心里放不下,过来敲门唤她,沈妙才景行,再一摸水,便也冷得出奇了。她擦干净身体,披上衣服出去,一眼去先瞧见了罗潭。

  罗潭凑上前来问:“小表妹,你是不是不喜欢那个李楣?”

  沈妙道:“为何这么说?”

  “你对人一向很客气的。可是对这个李楣却很奇怪,就像当初对常在青一样。”罗潭想了想:“那常在青最后可不是什么好人,莫非这李楣也不是?说起来,总觉得比起常在青,你对这个李楣看起来更不怎么喜欢。”

  沈妙一边拿干帕子绞着头发,一边淡淡道:“若我说她是坏人,你信么?”

  “她真的是坏人啊?”罗潭一愣:“可是瞧着怎么也不像啊。”

  沈妙摇了摇头,不管她说什么,再没有证据前,一切都是白搭。她道:“你回去吧?”

  罗潭怔住:“你不去看看妹夫么?”

  沈妙顿了顿,道:“今日累得很,想早些睡了。”

  “好吧。”罗潭点了点头:“这几日你也奔波的够久,人都瘦了一大圈儿,不如好好休息,我也不打扰你了。”想了想,又道:“若是你觉得那李楣有什么不对,也可以跟我说,这大凉里,就只有咱们骨子里还有相同的血啦。”

  等罗潭走后,沈妙便冷了脸色,对惊蛰道:“把莫擎给我叫过来。”

  她鲜少有这般郑重其事的时候,尤其是今日,竟还带着淡淡杀气,直让惊蛰和谷雨都不敢多问一句,二话不说就出门去寻人了。

  莫擎很快就走了进来,沈妙让人把屋门关紧,在没有旁人的情况下,问莫擎:“那对姐弟如今住在府里什么地方?”

  莫擎还以为沈妙有什么要事要吩咐他,闻言稍稍一怔,就道:“住在偏院一处空了的屋子里。”

  “你替我杀了他们。”沈妙道。

  莫擎呆住。

  从跟了沈妙开始,沈妙的处境莫擎一直看在眼里,几乎用水深火热来形容也不过分。时时有人算计,处处有人放箭,这样的环境下,沈妙从来都没有吃过亏。她吩咐莫擎做这做那,其实很多都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但是像今日这样,直接说“你替我杀了他们”的,还是头一回。

  莫擎看向沈妙,踌躇半晌,还是问道:“夫人,他们……”

  “他们和我有仇,血海深仇不共戴天。此二人不除后患无穷,你替我杀了他们。”她道。

  莫擎还未会回答,突然听得窗外传来一声:“这可不是良策。”

  二人回头一看,却见惊蛰走的匆忙,连窗户也没关上,恰好这会儿傍晚天黑,窗户前什么时候多了个人都不知道,却是裴琅。

  沈妙示意他进来,裴琅走进来,看了一眼莫擎,对沈妙摇头道:“贸然杀人,非是良策。”

  沈妙冷冷的盯着他,楣夫人的出现,让她回忆起了过去那段暗无天日的日子,连带着对于裴琅也没有好脸色。

  裴琅有些莫名其妙的摸了摸鼻子,轻咳两声,还是开口道:“那对姐弟如今住在亲王府,如果眼下你杀了他们,于情于理,亲王府都脱不了干系。偌大一个亲王府,护卫无数,连一对姐弟的性命都保护不了,你以为旁人会相信么?他们只会说这是亲王府的人下的手。”

  “其次,今日你在外头做的事情太过了,你大约不知道,外头都传言你嫉妒李楣美貌,而对她故意刁难。之前我不知道你为何如此,眼下听闻你与他们姐弟二人有仇,却是明白了。既然你与他们有仇,不该表现出来,一旦表现出来,还被其他人见着,若是这对姐弟出事,第一个被怀疑的人就是你。”

  “第三,你找莫擎替你杀人,说明此事你对别人并不信任,包括睿亲王的手下。可是莫擎真的是这府里其他侍卫的对手?就算莫擎武功再高,双拳难敌四手,一般被抓,睿王势必要问你原因,你让莫擎出手而不告诉睿王,必定有不能告诉别人的理由。被发现的话,你的秘密就瞒不住了。”

  “所以,此计并非良策。”裴琅一口气说完。

  沈妙盯了他一会儿,半晌突然笑了,她道:“裴先生,你永远都这么理智么?”不等裴琅说话,又冷笑一声:“也是了,若你不理智,不超然,又如何居于人上。”

  裴琅有些听不明白她的话,只听沈妙又道:“你说的没错,的确如此,我不能在亲王府里贸然杀人,况且,就这么便宜的让他们简简单单的就死了,也实在太便宜了这两个人。”

  莫擎不语,沈妙对他道:“你出去吧,先替我好好查清楚,我要将这对姐弟的底细摸得一清二楚,事无巨细!”

  莫擎应声离去。

  沈妙深深吸了口气,仇敌就在眼前,却不能现在就动手,这种抓心挠肺的感觉实在是难受,惹得她几乎想要迁怒于人。

  莫擎应声出去了。裴琅瞧着沈妙,思索了一会儿,问:“你对这对姐弟倒是怨气很深。”

  沈妙冷笑:“何出此言?”

  “没见过你一来就要人命的。”他有些探究的看向沈妙:“说明你的心中对她们存有忌惮和提防。这对姐弟……很厉害?”

  沈妙心中一跳,看着面前的裴琅,心中倒是又生出一股气来,就问:“裴先生总是这么能摸清楚旁人的心思,那你知不知道为他们与我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

  “你愿意告诉我么?”

  “他们欠我两条收不回来的性命。”沈妙道:“就算杀了他们一万遍也不足以补偿!”

  裴琅被沈妙眼中显而易见的凶厉惊了一惊,他道:“我可以帮你。”

  沈妙盯着他:“我凭什么信你?”

  这话说的让裴琅有些意外,前些日子,他明明感觉沈妙对他的态度有所缓和,似乎也释然了一些东西,总觉得二人的关系似乎可以不像从前那样紧张。可是今日的沈妙,却像是一只竖起浑身刺的刺猬,尖利的防备着,对他的态度又回到了从前,甚至比从前还要疏远。

  仿佛他们是敌人一般。

  裴琅知道这定然与那对姐弟有关。他思索一下,又问:“听说那对姐弟是大凉中人,过去你应该从来没有来过大凉,也没见过他们二人,怎么会与他们结下这样深的仇怨?”

  “裴先生,”沈妙打断他的话:“能告诉你的话,我全都已经说清楚了。我对这对姐弟是什么态度,你也一清二楚。我不奢望裴先生能在其中为我出谋划策,但是也请裴先生不要插手阻拦,更不要将这件事情告诉别人。”

  裴琅的心中,突然也生出了一种难堪的愤怒,他也有一身傲骨,本愿意闲云野鹤一生,却被沈妙用流萤撺掇着进了朝廷,成了傅修宜的人,又莫名其妙成了奸细,远走异国。而一腔真诚却被当做不怀好意的揣测,他也有掉头就走的冲动。可看到沈妙冷漠的眸光时,却又觉得发不出火来。

  仿佛一见到她,便会有莫名其妙的愧疚袭来。

  他梗了梗,道:“你这是不信任我。”

  沈妙冷道:“我谁都不信。”

  裴琅走了,沈妙在坐回桌前,仿佛用尽了身上的力气,只觉得浑身脱力的很。

  李楣李恪,以这样的身份居住在睿亲王府,杀又杀不得,却只有先将他们困在这亲王府里,大仇一定要报,否则,她就不配曾为两个孩子的母亲。

  正想着,惊蛰推门走了进来,对沈妙道:“夫人,殿下刚刚醒了,要见夫人。”

  沈妙一愣,面露复杂之色,片刻后道:“我知道了。”

  大凉皇室、谢景行、楣夫人姐弟,这其中可能有的关系都被沈妙猜测了个遍,越是深入想,越是觉得可怕。若是那些可怕的猜想尽是事实,沈妙也不知道自己应当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楣夫人的出现扰乱了她的计划和心绪,她连谢景行也难以面对。她怕被人看出她心中的怨恨,也怕谢景行证实她心中的可怕猜想。

  寝屋里弥漫着浓浓的药香,来来往往的下人们都在各自忙碌着手中的事情。谢景行醒了,也有更多值得主意的地方,病情更需要好好养护。高阳正提着药箱从里头走出来,瞧见沈妙也是一愣,道:“他刚醒来,早晨醒过一次,问起你。伤口还未好,你顺着他。”

  沈妙应了,推门进去。

  谢景行只穿着中衣,披着外裳,半靠在榻上看书。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受伤的缘故,这些日子他看着清瘦了些,轮廓反而更加分明。安静的时候,倒是如哪家偏偏贵公子,骄矜优雅的翻着书,根本看不出来前几日还在生死线上走了一遭。

  沈妙想要进去,脚步方踏出一步,却又有些迟疑,仿佛踏出这一步,就要面对她不敢面对的问题。她惧怕得出的答案,本能的想要逃避这个问题。

  然而人生没有能永远逃避的过的问题。

  谢景行目光未抬,淡淡道:“既然来了,为什么不进来?”

  沈妙一顿,握紧拳,慢慢走了进去。临近榻前,才坐了下来,道:“还好吗?听唐叔说你已经醒了,想着你要休息,也就没有打扰了。”

  谢景行大约身子还未全好,嗓子也还沙哑着。他却突然勾唇一笑,也不知是什么语气,道:“有意思。”

  沈妙看向他,他的目光还落在书上,声音有些冷意。

  “你不敢看我?”

  “怎么会?”沈妙微笑:“是不是病糊涂了。”

  谢景行也微微一笑,只是笑意并未到达眼底,他“啪”的一声合上书页,将手中书籍随手扔在一边,转过头来,自沈妙进来以后,第一次看向沈妙。

  他的目光锐利,却又带着几分隐隐的微怒,他问:“沈妙,是不是我不让人叫你,你就根本不会过来?”

  ------题外话------

  谢哥哥的重点永远是脑!婆!又!不!来!看!我!伐!开!心!

  质疑谢哥哥人品的自己去把简介读三遍(▽)
重生之将门毒后最新章节http://www.suimeng.cc/zhongshengzhijiangmenduho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永生轮回黑暗扎基奥特曼农门辣妻之痴傻相公追妻忙为龙之道三国之蜀汉中兴俞总的妻子很傲娇总裁大人在上:娇妻逃不得穿成白月光替身后穿越星际皇帝旅团六指诡医